白令海峡报纸储存处

这里是APH时政/史向收集的业余主页
\\\自古史向出神作///
主cp:黑三角 冷战组-米露 金钱组-米耀
致力于做一个热衷给大触点赞的小透明

【金钱组】权舆

导读:
对金钱组来说,追逐与被追逐,
是梦?也是现实。
是过去?也是未来。
他们彼此是玫瑰,也是罂粟。

今日份金钱组推荐☑️

斩春风:

(一)
    【1993】
    阿尔弗雷德睁开眼,面前是一团黑暗。
    他像个孩子似的四周看了看,好奇,却并不恐惧。
    毕竟苏解后,他领先世界太多,也在这个世界上执行了太多他所谓的正义,满世界的挑衅过后偏偏他就能回去躺在黄金上继续醉生梦死。
    他背着手走了走,发现自己正站在一座平台上。平台架的很高,阿尔在这上面向远处看,一股凌驾于所有生物之上的自傲便油然而生。而且这平台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做的,莹莹发光,于是在一片漆黑之中,这平台与站在平台上的他,变成了整个世界的中心。
    简而概之,阿尔很满意。
    他蹲下身看了看,发现那平台底下向上伸着数不尽的手,有黑,有白,也有黄。它们疯狂的摇摆着,不断攀上这高台,又不断的滑落下去。
    趋之若鹜。
    冥冥之中,他似乎明白了这高台究竟是什么。
    阿尔弗雷德有些病态的咧唇一笑。
    他眯着一双湛蓝的眼睛看着这些他自以为不知好歹的国家相争,唇边几分笑意,做足了看戏的姿态。
    突然,一只指腹有了老茧,一看便是长时间握枪的黄种人的手搭上高台,死死扣紧,没有像以前那样滑落下去。
    阿尔皱了皱眉,不太高兴的大步上前准备把这支手踢下去。
    在他刚刚接近这只手的同时,这只手反而先发制人,抓住了他的脚踝。随即越来越多的手攀上他的小腿,虽说依旧都是黄种人的手,但也却各不相同。这些手有的黝黑,指节粗大,肌理万丈沟壑;有的白皙细腻,肌若凝脂。似乎来自各行各业。
    他们齐齐用力,竟将阿尔弗雷德拽落了下去。
    在他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又不甘地回头时,却看见一个黑发黑眼,他曾无比熟悉的东方人慢慢踏上了高台。
    王耀?!
    王耀眼中几分怜悯几分讥讽,蹲下身抹了抹平台的侧面,将蒙了灰的篆体的“王耀”二字露了出来。
    旋即他嗤笑一声,高高在上的俯视着阿尔,红唇挽住些许笑意,就这么看着他掉进无尽黑暗。
    阿尔弗雷德猛的睁开眼,惊出了一身冷汗。
    头顶的天花板上印着的是星条旗,在窗外不断变化的淡蓝色灯光中耀眼的惊人。
    他按亮台灯,手指插进头发里,将漂亮的金发梳到脑后,沉着脸起身站到了洗浴室的镜子前面。
    阿尔弗雷德眯着眼打量了镜中的自己片刻,突然冷冷地勾唇一笑。
    “砰!”
    “哗啦!”
    阿尔弗雷德一拳砸碎玻璃,在玻璃叮叮当当落在地板上的声响中,阴沉地看着镜子后方色块不同的墙壁。
    他收回手,面无表情的攥紧,另一只手旋转着摸了摸手腕。
    ……王耀。
    很好。
    次日,美/国各大报刊疯狂鼓动起了“中/国威胁论”,随之而来的,是浪潮更加猛烈的“中/国崩溃论”。


(二)
    【2013】
    阿尔弗雷德刚刚睁开了眼,便被窗外透过窗帘投射进来的阳光刺激的眼睛酸痛。
    他支起上半身,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对坐在他床边穿衣服的黑发男人抱怨道,“怎么这么早?”
    王耀回过头看了看他,好笑道,“还早?都快十点了。”
    阿尔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搂住东方人的腰,嘟囔道,“Hero平时不到十一点才不起床。”
    王耀轻笑两声,一把扣住阿尔不规矩的手,从自己腰带里取出他刚刚夹在指尖的东西,随意看了看,一把扔在地上,早就穿好的皮鞋便用鞋跟毫不留情的碾了上去。
    他一只手还拉着阿尔弗雷德的手臂,在窃听器被磨的咯吱咯吱的声响中,笑眯眯的看着渐渐目露寒光的小英雄。
    王耀把阿尔按回床上柔软的羽绒被里,凑近了他因为吃痛而微微皱紧的脸,含笑道,“离你提出中/国威胁论已经二十年了呢。”
    阿尔弗雷德咳了一声,轻蔑道,“那又怎么样?”
    王耀盯着他的眼睛,“你在害怕什么?”
    “……”
    王耀在上,阿尔在下,这样的角度会让阿尔弗雷德忍不住想起二十年前做的那个噩梦。
    那个他永远也不想回忆起,也绝不可能实现的噩梦。
    阿尔弗雷德推了王耀一把,皱眉道,“滚开!”
    王耀不理他,又凑近了些,长发絮絮落到阿尔的脸上,挠的他痒痒的。
    王耀眼中似乎含了万丈星辰,惊艳得他说不出一句话来,“你在逃避什么?”
    阿尔弗雷德能做的,便是盯着王耀的眼睛,在对峙中沉默。
    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
    也没有等阿尔弗雷德回复,王耀便轻轻在他脸颊上落下一个吻,轻声道,“再见了。”
    随即毫不犹豫的抽身离开。
    阿尔弗雷德呆呆的躺在原地,伸手摸了摸脸。不一会儿,便龇牙咧嘴起来。
    是哪个白痴对他说王耀是朵玫瑰,拔了他的刺便会乖乖听话的!
    这样子哪是朵玫瑰!这明明!明明……
    是支罂粟啊。


    【完】

评论(2)

热度(36)

  1. 白令海峡报纸储存处君幸食 转载了此文字
    小导读:对金钱组来说,追逐与被追逐,是梦?也是现实。是过去?也是未来。他们彼此是玫瑰,也是罂粟。今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