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令海峡报纸储存处

这里是APH时政/史向收集的业余主页
\\\自古史向出神作///
主cp:黑三角 冷战组-米露 金钱组-米耀
致力于做一个热衷给大触点赞的小透明


ICC=海牙国际刑事法庭

夭寿了 某两百岁的中二青年竟嚣张如斯


川普为什么总是能这么优秀
哈哈哈哈哈哈

川普:想什么画什么


伪君子/真小人?

论老米的国设性格

【为了过审倾尽全力打码
绿湾原话:大陆这是在吃Taiwan的豆腐!

社会我老王:就是吃你豆腐怎么了!

舌尖上的湾湾(滑稽

老王在对湾态度上拿出的痞气还是有点帅的


“握手言核”

马克龙这架势这站位,知道的是世界杯,不知道的以为是庆祝法/国/大/革/命

历史经不起回望…
1943年新华日报刊登的7.4贺文

【不代表支持此贺文观点 仅供显示两国关系】

曾经是盟友,也只是曾经

【米露】 小王子和死了一百万次的猫

今日份冷战组推荐☑️

白日焰:


  • 隐国设历史向 ,猫露


  • *号为注释,文末有



https://music.163.com/#/song?id=245677  (同名歌曲,虽然和文章内容没什么关系但是很喜欢这首歌,唱法和声线都很特别)


不用怀疑歌曲开头那段男声就是黄渤没错




猫习惯在游泳时仰天躺着,让自己假装死上一小会儿,在那一段时间里什么都不想好好休息一会,然后再从水里爬起来。


当有了太过漫长的生命,有了无数次死而复生的经历后,很多事情都变得像幻觉一样飘渺,又像梦境一样无足轻重。


比如爱和妒忌,比如关怀和背叛,比如荣光和失败。


猫最早是死在大雪里的。


他出生的地方很冷,无边无际的覆盖着白雪,那时候他还很弱小,只覆盖着一层薄毛,很快就在漫天的大雪里停止了孱弱的心跳。




但他马上又醒来了。就像从噩梦中醒来又到了一个新的噩梦一样,一睁开眼,又是荒凉的雪原。




猫后来是死在身边的同类手上的。


走了很久很久才走出雪原,最初发现这样的生物不止自己一个的时候简直是欣喜若狂,然后就被对方射来的箭头贯穿了心脏。




他后来有过的主人对他总是非常严苛,像对待奴隶一样对他。也有人试图做出改变,引领他走出雪原,但不久之后改变带来的成果又将被推翻。*1


人类的寿命太过短暂,也不会死而复生,猫渐渐习惯了这样的严苛就像习惯寒冷。


猫讨厌什么主人。




不想一个人活着。不伤害任何人,和朋友一起活在温暖的地方。


想要活在有光的地方。


在雪地上用树枝写下的心愿随着太阳升起很快消融的一干二净。






因为心底酸涩的孤独感从眼窝里涌出的液体是什么呢,那点温热很快就结成了冰,停在眼眶里疼的很。


猫讨厌什么孤独。


像猫这样的怪物不止一个,可彼此之间却总在相互斗争。猫的孤独感甚至比一起一个人在雪原中行走时更甚。




猫曾死于孤独。


猫死于渴望。






猫发现,每重生一次它都会更强大一些。


猫没有再留过眼泪。无论是自己死时,还是目睹自己同类死时。他的心开始披上一层像雪原上的坚冰那样锋利的外壳。


虽然在层层包裹之下,最深处的那块角落依然柔嫩而炙热。




年轻的飞行员,穿着可笑的英雄装束,乘着起火的飞机从空中坠落,像一颗金红的流星。




年轻的飞行员,喋喋不休的向猫阐述着自己幼稚的理想,想要拯救这个世界成为英雄的理想。


年轻的飞行员,对猫露出了温暖的笑脸。 *2




飞行员是个冒险家,去过许许多多可笑的星球。


一个小星球居于海中,傲慢顽固。  *3


一个星球阶级分明,人的肤色决定了命运。  *4


一个星球两级分化,处在上端的人们仍不断压榨下层的人们。  


一个星球重获新生却南北分裂。  *5


…… 




年轻的飞行员站在死了一百万次的猫面前,说出了和猫极其相似又不尽相同的理想。




"为什么每一个主人你都讨厌,我想象着我有一只猫,可他却怎么都不喜欢我,即使我为他哭。你说主人们都只爱自己,并不是爱你,可相处久了很多感情说不清的。”


“即使你不在乎自己的生死,别人也会因你的死而悲痛万分。有人会为你落泪的,猫。”




“因为一直不哭,才能忍受非人的孤独,才能不断地从死亡中复活过来,人类生命太过短暂,同类无法信任。“




”这样吗。你很孤独吧。“ 年轻的飞行员看着猫,伸手想要抱猫,被猫躲开了。


飞行员离开了。


所有的靠近、讨好、吸引,不是从不入心,而是不想入心。没有得到便没有失去,没有一起便没有分离。


从猫发现自己梦里除了花田和阳光,还出现了飞行员时他就决定要远离这个异乡人。


这个人太集中的拥有自己渴望的东西,太靠近他的话会很危险。会被点燃都说不定。




飞行员离开后不久又回来了。给猫带来了金色的花朵。他说那是向日葵,追逐太阳的花。还带着代表爱意的鲜红玫瑰。*6


猫觉得这次自己是真的逃不开了,他没有推开飞行员,任自己淹没在那个充满阳光气息的拥抱里。


有一瞬间猫想,要死就死在这个人手里吧。在追逐理想的道路上死去吧。


要死就死在最重要的东西上吧。






结局是,猫最后还是决定真的死去了。


也许,猫有很多个假装死去一小会,最后在最重要的东西上死去永远不要醒来。


人们以为猫死于理想,其实他死于爱情。*7




注释:


1. 影射俄国历史以及改革


又称俄国1861年改革,是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二世推行的社会改革。十九世纪中叶,俄国还保存着的的农奴制。俄国经济发展和社会发展也因此大大落后于西欧国家。


俄国农奴制改革废除了农奴制,俄国从此走上了资本主义发展的道路。1861年改革是俄国历史上的一个重大转折点。 同时,1861年改革也保留大量封建残余,对俄国社会后来的发展产生了消极影响


2.美国建国初期和俄国关系很好还在1853年有了阿拉斯加


3.英国(很明显了)


4.影射奴隶制


5.南北战争


6.向日葵原产于北美…… 说是阿尔弗带来的礼物应该也OK?向日葵是美国国花(鲜红色的玫瑰有种品种叫美国丽人)


7.不仅仅指对阿尔的爱,也是指对理想的爱

【冷战组】和你经历生老病死(米露)

今日份冷战组推荐☑️

季浮:

七月份月稿:主题:神笔,在这里祝阿米生日快乐,全世界的hero先生



  阿尔弗雷德蹑手蹑脚地从柜子里爬出来,他抖了抖身上的灰尘,在斯拉夫人警告的眼神下老老实实地坐着,一动也不敢动。


  “伊万……”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怯懦。


  “伟大的美国先生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伊万端着机枪对准他,语气极为嘲讽。“说吧,阿尔弗雷德。”


  什么……美国?阿尔弗雷德有些头脑不清,看见伊万黑漆漆的枪口,立马乖乖地举起了双手。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来到这个鬼地方的,面前的这个人像极了他的恋人伊万·布拉金斯基,不过还是有些不一样的,他的布拉金斯基眼神是温柔的,而现在的这个人眼睛里却凛冽着风雪,暗沉沉的紫色漩涡里不知道何时会酝酿着风暴。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来到这里的。”阿尔弗雷德只能如实回答。


  伊万放下了机枪,才舒了一口气。“对,你不是他。”阿尔弗雷德和眼前的青年虽然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然而眼前的青年的阳光和生机活力却给他一种自然的感觉。


  “那先生你知道我应该怎么回去吗?”


  四目对上,伊万突然想起之前在莫斯科郊区被人送过一只钢笔,说是什么愿望都可以实现的神笔……


  伊万结束完会议后,赶回家时便闻到了浓浓的香味,原来是阿尔弗雷德在厨房里忙活,他正系着围裙将热乎乎的罗宋汤端上餐桌。


  “你会做饭?”


  “em……是万尼亚告诉我的。”青年说道。“不过我来这里之前我们吵了一架。”


  “那个……”伊万斟酌着措辞。“那个我也经常和你在那个时空吵架吗?”


  “是的呢,他老是唠唠叨叨的,有时说不过我,还会动手打我,hero的脸都快被他刮花了。”青年虽然嘴上抱怨着,但暖黄色的灯光照进湛蓝色的眼睛里,也是暖暖的,柔软得如被加州海滩阳光晒过的沙子。


  和异时空的阿尔弗雷德相处了一段时间后,本来平静无波的生活在某天半夜的敲门和踹门声中给震碎。


  西装革履的金发男人醉醺醺地站在门口,在看见伊万后,扯过对方的围巾,撕扯般地扭打起来,双方的嘴唇都挂了彩,然后继续接吻,然后是疯狂的缠绵。


  阿尔弗雷德躲在橱柜里都看到了这一切,他惊讶于那个走进来的气势强大的男人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面容,也好奇他和伊万的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伊万后来带着他参加过某种很高级的会议,他带着口罩和黑色帽子,他看见了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男人站在主席台上发言,他和自己是不同的,阿尔弗雷德觉得那个男人虽然也和他一样老是笑着,但其中的虚假让他觉得有些害怕。


  他看见那个自己和伊万在会议上目光对视着,他试图从里面找出一丝温情来,可是被他寻找到的尽是仇恨、阴谋和碾压对方的欲望。


  “你和他不是……”


  “阿尔弗雷德先生,我和他什么都没有,你就不用再打探了。”伊万说这话时目光沉沉的,冷冰冰的语气存在着不容置疑。


  阿尔弗雷德没想到的是伊万病了,他没想到像这样的存在也会一病不起,在某天夜里,伊万的嘴唇动了动,阿尔弗雷德凑近了去听。


  ――琼斯……


  他原本想应的,但是突然想到他喊的不是自己,应该是那个闪闪发光的国家化身吧。


  阿尔弗雷德第一次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国家化身见面时是在圣诞节的前夕,对方明显对他的样貌有些讶异。


  他递给对方一张纸,他对那个人说,他想要的,一直都只是他而已。


  和他一模一样的青年微笑着接过那张纸,然后好不留情面地撕碎了它。


  为什么?阿尔弗雷德问他。


  你不懂的,我们之间你不懂的。


  他听青年说。


  阿尔弗雷德是被疼醒的,他觉得他的心脏像是受了重创一样,摸了摸脸,全部都是透明咸涩的液体。


  而他的万尼亚正在厨房忙活着,有些不耐烦地喊了声。“阿尔肥,快出来吃早餐。”


  他起身,飞奔着向厨房奔去,重重地kiss了一下恋人的脸颊,然后受到了恋人的一水管暴击。


  “万尼亚,如果我们不是人,而是永生的存在,但我们永远都不可能在一起,你会怎么办?”


  “脂肪球,闭嘴,我们会在一起的。”他的万尼亚皱了皱眉。“如果永生不能在一起,我还不如和你一起经历生老病死。”


  是的呢,我曾经无数次想过如果我们是永生的会怎样,不过现在看来,我最幸福的事大概就是和你经历生老病死吧。


 
  他嘻嘻哈哈地回应着他的万尼亚的嗔怪和捶打,而阳光斜斜地照进屋子里,温暖而又绵长。



 
 

昨天7.4,老米家生日,
在油管相关视频底下看到一句英文评论:
“祝贺 但是别忘了,你是踏着失败的我(们)走向宝座”
接着有一句俄语回复:да (对)

看来西方还是有很多人不爽老米啊,私以为此处还应有西语和德语


突然脑补一千字(?)
老米这个看起来没心没肺的腹黑boy,午夜梦回时 会不会想起和害怕那些他为了霸权而废掉的对手。

就像略带幽怨说出上面那句话的某前乌托邦国民和某前日不落国民…